此毒名为东方梦

世间多伤恸,君苦我亦然。

贵圈真乱五十题(魔改版)之祸害贩罪全宇宙(四)

前文链接在评论里哦~

在开始之前今天的快乐源泉之前先容我多说一句话。

我刚刚去整理顾天顾的文了,搞得自己心情很不好,所以在这个贵乱五十题彻底完结之前我一定要找个机会弄死天一一次。

特此立誓。

接下来……

Let the game start!

1左道 2月妖 3血枭 4薇妮莎 5天一 6赌蛇 7魔医 8时侍 9神钥 10枪匠 12茶仙 14顾问 16术士 18纸侠 20暗水

请听题!

31.1  如果7和4以2为赌注打赌,你觉得他们赌的是什么? 

魔医和薇妮莎以月妖为赌注打赌啊,那我觉得月妖可能并不是赌注,而是赌的对象。而且这也不是魔医和薇妮莎两个人之间的打赌,而是整个逆十字都在下注,很可能是由顾问提议、赌蛇监督、会计管账而建立的一个短时盘口,就赌天一能不能得到月妖的爱。

不过“爱”应该怎么判断啊?

以血枭感应到的情绪指数,输入术士经过大数据统计与编程建模所建立的出来“恋爱程度监测软件”,再分析波动曲线,以此做为判断标准?

……你别说,好像还真靠谱嘿……

31.2  如果14和8以4为赌注打赌,你觉得他们赌的是什么? 

顾问和时侍以薇妮莎为赌注打赌。顾问不会单纯跟人“打赌”的,他绝非赌徒,尤其是赌薇妮莎,这么狠的赌注出现在局中需要两个条件,第一,要具备在他眼中万无一失的胜率。第二,赌赢了之后的回报率极高,高到让他难以抗拒的地步。

【帝国这帮人是无法阻止我和我喜欢的女人一起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归隐平凡的,只要我想,别说一个时侍了,就算再加上茶仙和醉爵一块儿来拦也不好使。顾问心里算计着这件事,一边躺床上瞄了眼地上的行李箱,想想明天的火车,一边摸摸无名指上那枚挺漂亮的婚戒。

这是这个赌局的第一步——先让薇妮莎以合理的理由销声匿迹,在法律性质上“死亡”。

如果赌输了的话……

那就没什么好思考的了,连薇妮莎带自己一起,两条命都交出去落到帝国手里。

听起来输得好惨烈啊……

哈——可是,那又如何呢?】

32.1  3和5同时深爱着10,在10的不断犹豫中,3和5生活在了一起,这个故事名字该是什么?

血枭和天一一起爱着枪匠,枪匠不断犹豫,结果血枭天一生活在了一起。

故事名字是:
血枭视角:《消灭情敌的方法除了弄死他之外,还有弄♂死他》
天一视角:《失去一个白痴换来一个打手,也不算亏吧》
枪匠视角:《哎!我上次看到血枭解剖你的时候就觉得你俩才应该更配嘛!》

合起来:《贩罪原著第一、二、四卷角色大型联谊活动》

32.2  6和10同时深爱着20,在20的不断犹豫中,6和10生活在了一起,这个故事名字该是什么?

赌蛇和枪匠一起爱着暗水,暗水不断犹豫,然后促成了一段蛇枪佳话——诶呦不错嘛!今天签运很好,刚刚出了血天,现在又出蛇枪了。

故事名字是:
赌蛇视角:《要》
枪匠视角:《好啊汤姆那你明天来我家里吧我教你啊》
(这里玩的是原著梗,原著里枪匠狙击天卫之后被赌蛇暗自夸赞了一顿,枪匠就傻乎乎问他要不要学,但是赌蛇当时没有说要学射击的话。)
暗水视角:《这段感情似乎与我无关》

合起来:《他们三个怎么用故事标题当对话框聊起来了!!!》

33.1  10知道3和5在一起后会对3和5说什么话? 

枪匠知道血枭天一在一起之后……

他会说的话就是刚刚那个标题。

“哎!我上次看到血枭解剖你的时候就觉得你俩才应该更配嘛!”

33.2  20知道6和10在一起后会对6和10说什么话? 

暗水知道赌蛇和枪匠在一起之后……

“按照人类的习惯,有一种被称为社交礼节的特殊用语规律,我还不太理解,但是这个时候我是不是应该说:祝你们幸福……这样说对吗?”

34.1  这是一篇5对8一见钟情的同人,请写出5与8的第一次见面场景

天一对时侍一见钟情是吧,啊,好啊,简单。这一题我不但要好好答,还敢借着原著来答!

【“杀了那个女人。”说完这简短的命令,天一转过身,大步走向远方。

这是最后一面。

而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又无可逃避地涌现出来。

那时地狱岛正在下沉,惊涛骇浪,千堆层叠。不知为什么天色也阴郁得应景,乌云滚动着吞噬了光线,又兼电闪雷鸣。

天一站在狂风暴雨中心,以一种完全不符合他表面形象的巨大力道一脚踢开一具天卫的残破尸体,左手揪着长缨衣服领子,另一只手里抱着时侍。

不能轻易放他离开。

纵然是年长岁久见多识广的天一,也不能否认自己会有在毫无心理准备时被爱击中的那一瞬间。此时此刻,他只有一个简单至极、堪称返璞归真的念头——不能轻易放他离开。

日常语速犹如炮弹一般的乔瑟夫·诺兰终于安静下来,灰色头发自然垂下挡住眼睛,即使在昏迷之中依然保持眉头紧拧的别扭模样。

天一偏过头去看他闭着的双目,心里无比清楚地知道,这个人是不会被自己轻易放过了。哪怕注定要孤身一人孤独到底,也不妨给对方身上留下点痕迹。

痕迹。

疤痕太显眼了,刺青又太儿戏,精神创伤好像有点无意义——最好是药物,支配性质的那种,不需要附加伤害,只会让这个人更加地……嗯,听话。

他一步一步踏着虚空分涛劈浪,走到逆十字潜水艇旁边,无视顾问那一副自带“哎呦喂?”语音的表情径直走进去。

“医生,上次我跟你说的药,再试试研究个2.0版。”

不会轻易放你离开。】

好了好了,我知道这个病娇天一已经崩得厉害了,但是……但是求你们体谅我一下……这道题的题设可是天一对时侍一见钟情啊……我也是真的没办法了啊!

千错万错!就错在我一开始压根不该点开这份问卷!我到底是图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34.2  这是一篇10对16一见钟情的同人,请写出10与16的第一次见面场景

枪匠对术士一见钟情。

……这应该叫“没有情商的木头组”?

场景大概就是枪匠进入逆十字之后,正好迎面撞上一个硕大的电脑屏幕,上面打出来一个同样硕大的“XD”(bu)

35.1  如果8对2行注目礼,而2又对4行注目礼,同时4又跟3抱着玩,那么:8、2、4、3各自都在想些啥咧

时侍盯着月妖,月妖盯着薇妮莎,薇妮莎和血枭在拥抱。

时侍:这女人是不是以前刑天的老成员来着?眼熟啊。

月妖:她比我大一个罩杯。她比我大一个罩杯。她比我大一个罩杯。

薇妮莎:卧槽!你你你你干什么!快放手啊我的腰要断了!

血枭:奇怪,左道不是说抱起来转圈圈是熟人之间一种开玩笑的手段吗?她为什么这么惊恐?

35.2  如果16对4行注目礼,而4又对8行注目礼,同时8又跟6抱着玩,那么:16、4、8、6各自都在想些啥咧

术士盯着薇妮莎,薇妮莎盯着时侍,时侍跟赌蛇抱在一起。

术士:哎呀,要怎么开口呢?直接跟她说话是不是不太好啊……算了还是打字最方便了!

薇妮莎:……他们俩真的是在打斗吗?噫~~~

时侍:很好,力场已经困住他了,一分钟之内解决战斗。

赌蛇:能力很明显,攻击角度和速度也已经试探出来,力度……这样就是极限力度了吗?不可能,EAS的副局长应该有比这更强的能力才对。好吧,既然还能再撑一会儿,那就假装动弹不得骗骗对方好了,他的眼神已经稍有松动,找对机会就能一击必杀。

36.1  请写出你在前10人中最大的雷X/Y,如果X+1/Y+1你能接受吗?(当Y=10:X-1,Y-1,当Y=10,X=1:X+1,Y-1)

薇妮莎和任何一个不是顾问的其他男性逆十字成员,都很雷啊!!!

一定要说最雷的那个,就时侍/薇妮莎吧,毕竟这是对长缨和顾问的双重打击。

X+1/Y+1——神钥/天一

哎!这好像还可以诶!

神钥聪明地选择不去探寻当年的真相,并和天一保持了相对良好的朋友关系,直到他死都没有被坑得不可收拾。真的很好呀。

36.2  请写出你在上述所有角色中最大的雷X/Y,如果X+2/Y+2你能接受吗?(当Y=20:X-2,Y-2,当Y=20,X=1或2:X+1,Y-2)

天一/茶仙。

对。没错,我真的觉得这对儿对于我而言的不适程度简直比暗水/顾问这种xjb拉郎还要更严重。

哦,是这样的,茶天茶(是不是一般叫“天仙”啊,哈哈哈哈哈)虽然在一般意义上而言呢,其实算是一对挺有道理也挺有看点的cp,但我一半出于喜欢茶仙的私心,另一半出于无关角色本身、而是对某些戏友的个人情绪,还是挺不喜欢这一对的。

首先,这俩角色分开来我都很喜欢,他俩所有的对手戏我也都能很平静地欣赏。然而对于我比较真爱的角色,如果他本身又恰恰是一个有自尊、有抱负、有信仰的人,灵魂强度很高,所居者险所谋者大,那么我就不会愿意吃一对会让他处于绝对弱势地位的cp。理由很简单,一句话——这样他不舒服。

输给天一,乃至仰视天一,这是必然的。这件事并不怪茶仙不够优秀,事实上任何一个人类遇到天一都等同于在和大半个神明交手、与上万年历史对视,那种低一头的感觉是无可避免的。天一如同命运,如同大自然,如同狂暴的西风,被这种东西缠上前半生已经很难过了,我并不希望再以cp的名义把这种堪称折磨的苦难延续下去。

虽然原著里写茶仙几次输掉我都看得倒背如流,并且绝不反对三渣在《纣临》里又把他强行拽回来办事儿,但这也不意味着我就很喜欢看“茶仙沉默地品尝着又双叒叕一次失败的滋味”这样的桥段。

茶仙复出之后对天一说出的那句“所以,我又让你失望了吗”被吃这对儿cp的朋友们奉为官方发糖,但我只觉得,你细想想,一个死都死过一次的人还在说这事儿呢……他该有多介意、多痛苦。

第二个原因就不是角色的问题了,而是人的问题。

在我最开始吃茶顾茶cp的时候,大家看我的表情都跟看疯子似的,完全不理解这种八竿子打不着的皮怎么也能吃cp(幸好在我的不懈努力之下绝大部分人都有所改观)。在这些人当中,有一个茶天茶的狂热爱好者,给了我很不舒服的感觉。你不理解我的萌点,我不怪你,但说出类似于“你连茶顾茶这种邪教都吃,尝一口茶天茶也没问题吧”这样的话,那就真的是在给自家本命招黑了。

这种人不是一个,事情也不止一桩,我不再赘述细节,只讲结论。结论就是经历了几次不太舒服的体验之后,我不仅仅对这帮人敬而远之,甚至连带着茶天茶这对cp也被我敬而远之了。

最后一句话,请大家千万不要误会,我从没有抗拒这两位的互动!我很喜欢茶仙和天一以非cp形式展开的一系列斗智斗勇对手戏!《贩罪》里论英雄那三章我看得是击节叫好啊!

X+2/Y+2——魔医/顾问

这……顾问应该是逆十字最年轻的成员(如果不是魏省的话?),魔医好像是年龄最大的(如果不是阎空的话?),所以这个拉郎应该叫啥?年龄差组?

37.1  如果7和8穿越时空到了现代,他们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我就把题目里面的“现代”二字理解为咱们的世界了哈?

新闻!号外!魔医时侍携手穿越,医患关系问题或成各个宇宙社会通病!

时侍会想尽办法试图跟那边取得联系,魔医可能在回忆自己是否误用了什么药才导致这件事的发生。

37.2  如果14和16穿越时空到了现代,他们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好的,该来的还是会来,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顾问打破次元壁,因为就我自己以前所写的那些东西而言……我非常确定他是不会想让我再多活下去的。

那既然是顾问和术士一起来了,他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的能力已经失去的时候,可能还稍微有点担心,但更多的是狂热的欣喜。他会一边思考宇宙转化的个中秘密,一边飞速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科技树、国政体、经济水平、文化倾向乃至风土人情,一边指挥术士远程用命运跟天一联络,再一边观察街上往来的人流,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超正常的过路人。

而术士的第一反应就很简单了:啊啊啊啊啊啊这怎么回事儿啊QAQ!

38.1  在现代他们遇上了4,7与4走了留下8一人,8会和2走吗? 

嗯……魔医遇到薇妮莎,就跟她走了,时侍会选择跟月妖走吗……会啊!你看啊,出国党肯定都懂得的,比如说在国内上海人和北京人会有互相看不起甚至地域黑的倾向,可是当你到了国外正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时,突然遇到一个同国家的人走过来,甭管哪个省市的人,大家都是中国人,尽管一南一北,但也立刻就会有老乡的感觉。

这话什么意思呢?

在宇宙转换、时空穿越这样的大事面前,贩罪宇宙里的那点儿恩怨已经不重要了,时侍一定会跟月妖一起走的,事实上任何人这个时候都会优先选择跟自己宇宙的熟人抱团,这是人性里偏于动物性的那一面,很难免俗。

38.2  在现代他们遇上了8,14与8走了留下16一人,16会和4走吗? 

哦,继续来,顾问和时侍走了,术士会不会跟薇妮莎一起走……?会啊!他不但会一起走,还会带着薇妮莎追上顾问二人,形成一个临时的四人小队啊!

39.1  如果9看到了2和6抱在一起,9会怎样想

神钥看到月妖和赌蛇抱在一起……

神钥:医生,你是不是对我开了精神攻击?赶紧解除幻术吧,这太恐怖了。

39.2  如果18看到了4和12抱在一起,18会怎样想

如果纸侠看到薇妮莎和茶仙………………………………等等等等!这画面太美我不敢想象!

纸侠会想:我还没醒,我正躺在医院里睡觉——对,这是梦,一定是的。护士!来!再给我打一针安定!

40.1  5对7说,今晚可以陪我吗?7会怎么做~

天一对魔医说,今晚可以陪我吗?

魔医会有点疑惑怎么老板突然变得客气了起来,莫非有大任务要交给自己,然后很绅士地点点头,欠一欠身子,先不急着说可以或不可以,先问清楚他有什么事?

40.2  10对14说,今晚可以陪我吗?14会怎么做~

枪匠对顾问说,今晚可以陪我吗?

【顾问“啊?”了一声,嘲讽犹如实质性流体物质,正从他的眼神表情里源源不断流淌而出。

“想听睡前故事就找老板娘给你讲去,我反正是一定要在十一点睡觉的。”他一口气喝干最后半杯番茄汁,把空易拉罐往后一抛,在它发出摔进垃圾桶里的“扑通”声之前就走向了门口,“祝你好运吧。熬夜猝死,还降智……哦,真抱歉,我忘记你已经没有智商可以降了。”】

——————————————TBC——————————————

评论(1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