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毒名为东方梦

世间多伤恸,君苦我亦然。

贵圈真乱五十题(魔改版)之祸害贩罪全宇宙(三)

前文链接照旧在评论里。

我先预警一下啊:本篇有毒,三岁以下儿童及孕妇等特殊易感人群请勿食用。

此毒名为东方梦,销魂蚀骨穿肚肠。

1左道 2月妖 3血枭 4薇妮莎 5天一 6赌蛇 7魔医 8时侍 9神钥 10枪匠 12茶仙 14顾问 16术士 18纸侠 20暗水

来吧!请听题!

21.1  如果6和3一起掉进河里只能救一个,你觉得2会救谁?

赌蛇和血枭掉河里,月妖看着逆十字数一数二的两大战力在水里扑腾,觉得这儿没自己什么事了,转身回去睡美容觉。

好吧,假设这是一个他们二位真的需要人救的场景好了,比如都已经昏迷、或者都已经中毒无法行动之类的前提。那么月妖会救血枭,反正她跟他们都没有什么感情可言,那就是利益计算喽,虽然我很喜欢赌蛇,但是在逆十字的征途上更有贡献、更不可或缺的一定是血枭,这没办法的。刺客好找,偌大个兄弟会……不是,那什么,我是说……偌大个阡冥,想再找个别人来填补赌蛇的空缺是不难的,但是血枭就只有那一个。

21.2  如果12和6一起掉进河里只能救一个,你觉得4会救谁?

茶仙和赌蛇一起摔河里……不是,赌蛇怎么又掉下去一次,他们是打了一架然后一起从陆上打到水里吗……反正薇妮莎谁也不救。

薇妮莎表示,龙郡的糖人儿真好吃哎!我管你俩干什么。

22.1  救上来后1会有什么反应?可能出现以身相许的事情吗?

月妖终于救了血枭上岸,放任赌蛇莫名其妙无辜淹死在了河里,左道可能会装模作样地背几句往生神咒:“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生。枪诛刀杀,跳水悬绳。明死暗死,冤曲屈亡……”

然后瞟一眼血枭那个煞星还没死,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以身相许是不可能的了,那可是枭爷!想什么呢你们!还要命不要了!

22.2  救上来后2会有什么反应?可能出现以身相许的事情吗?

薇妮莎是不会救人的……硬要说的话,如果她救了赌蛇,月妖没什么反应;如果她救了茶仙,月妖也没什么反应;如果她两个都没救,月妖还是没什么反应;如果她两个都救了——诶!这下月妖有反应了!她开始怀疑薇妮莎的真实实力了……这样两个人都能同时救起来,这女人居然有那么强?不会吧?

以身相许嘛,同样是肯定没有的。

23.1  如果5中毒了,你觉得是谁干的?为了什么?

天一中毒啊,那当然是顾问在外卖里下毒喽。

至于理由?

哈!开什么国际玩笑。

顾问想neng死自己家老板玩玩儿,需要理由?杀你就杀你,还要挑日子吗?

可能是想做个实验试试他的反应,或者试试药物效果,再或者就是想杀杀他泄愤,甚至闲着无聊随便杀着玩,解闷啊。

顾问表示我为什么要对一个欠我三十万的混蛋玩意儿和颜悦色啊?只是下毒而已,都没有在咖啡里放什么黄褐色黏稠排泄物,已经很客气了好不好?

哦?你不服是吧?听过这个词吗?杀杀服你!杀一杀就服了,少废话!

23.2  如果10中毒了,你觉得是谁干的?为了什么?

枪匠被人下毒了啊,如果不看这个魔性的问答卷的话,我觉得还挺奇怪的,毕竟枪匠为人挺好,又有点天然呆的傻劲,不太会有人跟他有仇到了要心狠手辣下毒杀他的地步。

然而,鉴于在本问卷中枪匠已经跟薇妮莎连孩子都有了,所以我推断这一题的下毒者还得是顾问。

记仇.jpg

24.1  如果是7为了爱情下毒,那是为了谁和谁的爱情~(如与23题答案一致,请自行转换成8)

哦,魔医给天一下毒啊,那应该是为了茶仙和姜筠的爱情吧。

不不不,我没有在开玩笑,你听我讲。

僵尸药剂这种东西太玄幻了,一定很难研制完成,尤其是应用在姜筠身上之前,是需要反复试验试药的。不然万一姜筠提前爆发了疯狂的攻击力,没把李维弄死却把自己杀掉了,那这个局的最后一环不就毁掉了吗;又或者药量过大,她手撕李维之后自己也身亡,那茶仙入局还有什么意义;再或者药量过浅,她还没杀人就直接清醒了,甚至被茶仙找到解药根治了的话,那天一这边可是会输的很难看的啊——所以魔医是遵照天一的命令,在各种试验品乃至他自己身上下了几次药试了试,确定没啥问题了之后才给姜筠用了的,结果成就了茶姜这一对官配。

超合理吧?

(by the way,我更喜欢叫他们“姜茶”。)

24.2  如果是14为了爱情下毒,那是为了谁和谁的爱情~(如与23题答案一致,请自行转换成16)

嚯!还真是顾问为了爱情下毒枪匠!我胡诌的东西居然踩题了?!

啊……要自行转换成术士是吧……

那我觉得还是为了顾薇的爱情,没有差别。术士肯定是被顾问忽悠去做这个下毒者的,甚至有可能自己都完全不知情,毕竟那是顾问嘛!他本来就一贯喜欢做幕后黑手,何况连我都知道下毒要找替罪羊,他那么聪明一个人,干嘛自己去啊?

25.1  如果6和9要去度蜜月,你觉得他们会去哪?

赌蛇和神钥去度蜜月啊……去夏威夷小岛上跟魔医血枭一块玩怎么样?

(不!不怎么样!)

25.2  如果12和18要去度蜜月,你觉得他们会去哪?

茶仙和纸侠啊,坦白讲我觉得茶仙能歇歇真是太好了,但理智告诉我他们二位的“度蜜月”显然不是很幸福地四处游玩,更像是HL特等高级探员茶仙与威尼斯当地优秀模范片儿警携手并肩惩奸除恶的一部探案片。茶仙是放不下公务的,纸侠也是见不得罪犯的,他们注定奋斗到死——甚至“连死都死不安生”也未可知。

唉,大家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看到《纣临》里又把茶仙拎出场,我其实心里是觉得挺难过的,趁这个机会真诚地祝愿他英姿不减、诸事顺行。

26.1  2与6相爱了,可是4爱着2、7爱着6、5爱着7,最终6与7在一起了,那剩下3个将何去何从?

月妖和赌蛇相爱了,可是薇妮莎爱着月妖,魔医爱着赌蛇,天一爱着魔医,最后赌蛇和魔医在一起了,请问月妖天一薇妮莎要何去何从?

慢着慢着……我反应不过来了……咱们先梳理一下剧情好吗?

第一句,月妖为什么跟赌蛇相爱?我是想不明白的。不管,能不能姑且忽略一下逻辑,把这个当成天然题设好了……谢谢大家高抬贵手,放我的脑子一马吧。

第二句,薇妮莎爱着月妖,这个不错,百合大法好,我非常期待她俩拥抱一下,不知道会不会因为双方胸都太大的缘故导致无法抱住呢……

第三句,魔医爱着赌蛇。没什么好说的,这肯定成不了,不用想了。

第四句,天一爱着魔医……是爱他的个人能力吧!魔医这种道德原则感超高的角色,显然不是天一会爱的类型啊!

第五句,最后魔医和赌蛇在一起了………………………………我刚刚还说这不可能来着…………………………咋回事儿啊这题……………………连答题人的脸都要打吗…………………………

好……好好好……

那么魔医和赌蛇这一对儿在一起之后,天一月妖理所应当地继续互相折腾着在一起了,薇妮莎也可以回家了,感谢魔医和赌蛇牺牲自我拯救了剧情,真不愧是逆十字里最有节操和道德感的两位英雄,我向你们致敬!

26.2  4与12相爱了,可是8爱着4、14爱着12、10爱着14,最终12与14在一起了,那剩下3个将何去何从?

好的,同样的题目格式,again。

薇妮莎和茶仙相爱了,可是时侍爱着薇妮莎,顾问爱着茶仙,枪匠爱着顾问,最后茶仙顾问在一起了,那么薇妮莎时侍枪匠何去何从?

……………………等等。

让我先激动个百八十分钟再说!不管前面那些乱七八糟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结局居然是我一直吃着的茶顾茶?!这都能被我抽出来?!哎呀太好了!就冲这个,这道题我一定好好答!

第一句,薇妮莎和茶仙相爱——这是不可能的。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事儿里头布局丛生,虚假的感情背后隐藏着的一定是利益得失的算计。

第二句,时侍爱着薇妮莎——这也是不可能的。注意,这道题才刚刚看到这里,帝国组最帅的两个人,茶仙和时侍,已经分别“爱上”薇妮莎了,你跟我说这事儿有合理性?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这种神特么巧合背后必然有问题,与其称之为巧合不如说是有个局正在收网。

然而,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这二位出此下策、用一种近乎于美男计骗人感情的方法去跟薇妮莎套近乎呢?

第三句,顾问爱着茶仙。好了,破案了破案了。

首先让我们回忆一下原著里当顾问爱一个人的时候,他都干了点儿什么事。初恋死,他疯了整七年,反社会人格爆发的巅峰期。为了薇妮莎,不惜废掉天一布局中的“银影首领”这枚重要棋子,又把阎空双重间谍身份的暗扣直接挑明,带着姐姐、戴着婚戒、坐上火车直到跟茶仙当面对质,甚至还让玩具元帅造出的仿真机器人和魔医手里那么珍贵的僵尸药剂全跟着自己上了车——这么耗尽周章,这么煞费苦心,这么算无遗策,这么无所顾忌。乃至进入神之领域,乃至直面巴蒙德,乃至退出逆十字。

他什么都敢干的。

而且什么都干得成。

原著里弑神之战的时候,大团长巴蒙德评价过顾问一句话,他说:“……你是真正的疯子……就算毁掉整个星球、整个宇宙,你也不会在乎……”

这句话很有道理,他就是这种人,被这种人所爱绝对不会是一种幸福。

好,那么现在题设告诉我们,顾问爱着茶仙……你先别管他为什么不爱薇妮莎却爱茶仙,反正题设就这么说了,咱们先来看看他会怎么“爱”茶仙好了。

他会怎么“爱”?取决于茶仙会怎么面对这份“爱”。

无论出于阵营敌视或是价值对冲,亦或是茶仙本人谨慎周密的性格,乃至他身处的长期紧绷、算计无穷的高压环境,一切因素都在阻止他以一种正常的、平和的、明显的态度去表露感情,哪怕原著里跟姜筠之间都有这层障碍,何况这里题设的对象是顾问了。换言之,他不够“真实”,而且堪称是在长久的伪饰之后失去了维持“真实自我”的能力。

因此,不管他有没有感受到来自顾问的“爱意”,他都不会回应,并且必然会觉得这件事、这个人麻烦棘手,最好不要久留在外,免得再生是非。

顺带一提,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很喜欢茶仙的理由,也是我要吃一口茶顾茶的原因。

于是,无所不能为的顾问如果想要得到这样一个绝对不可能主动正视这段感情的人,他会怎么办呢?他能怎么办呢?

表白吗?示好吗?

不,这没用。他得逼他,逼到最无路可退的死角。

我不是你原本所想的“只是个二流货色,实在算不上有多聪明”。现在你不能避战躲闪,你必须得更新对我的错误认知,认认真真拿我当对手看待。游戏已经开始,没有别的方法使之完结,要么逮捕我,要么输给我。

——大概这种感觉。

第四句,枪匠爱着顾问。这就又是神特么胡扯了,就枪匠那个情商,他不会“爱着”顾问的,顶多就是昔日共事的情谊加上一起战斗过的信任,再加上直觉觉得这个人不会害自己从而产生的好感,也就这样了。重要的不是他有多“爱”顾问——我并不打算把这一道题答成言情小说,我准备把它答成悬疑推理探案剧——重要的是顾问能从这一点情谊当中获得什么。

他能获得走进皇家科学院的机会。

上一次给他机会进入自由前线的基地,自由前线的网络防御系统被破了。

上上次让他混进了钢铁戒律的行政大楼,钢铁戒律的网络防御系统被破了。

这次他进皇家科学院了。

我还需要多说什么呢~  \ (^_^) /

于是整个故事被拼(胡)凑(编)了出来——我开始写了哦?

【公元2108年1月1日00时00分,即联邦七年的元旦佳节,皇家科学院网络防御系统遭到黑客入侵,短短二十秒内机密资料全部遗失,工作人员档案被对方完全复制,包括武器制造核心科技在内的最高国防机密也未能幸免。

00时18分,在EAS局长时侍的催促之下,异常情况紧急特别行动队临时宣告组成。

00时32分,辞退总统职务的开国元勋克劳泽·维克斯托克结束了他的休息生活,风尘仆仆赶到案发现场,接管行动队总指挥权。此时此刻,距离他做出主动退居二线、放权于后来人的高尚政举刚刚好时满一年。

看着犯罪分子在大屏幕上明目张胆留下来的署名,大家都觉得那是个代称,而他清楚那是个姓名,姓氏加名字的那种:

顾问。

皇家科学院研究员查尔斯·罗尔被停职调查,一无所获,又在韩九言老先生他一言九鼎的力保之下被释放复职。

A级通缉犯顾问的个人档案变成所有人看得最眼熟的一样东西,每天查案追踪之余就盯着研究,差不多可以倒背如流。

然而这又有什么用处呢?

在法律意义上已经死亡的薇妮莎·巴蒙德·维拉斯克斯女士被掘地三尺找了出来,一番威逼利诱之后依然毫无效果,这个温柔可爱的好女人对自己前夫的评价基本以谩骂和贬低为主,英语加红狮郡方言,偶尔还间杂几句龙郡乡土歇后语,但却始终对他的行踪守口如瓶无可奉告——她甚至没有说出顾问其实姓顾。

局长时侍身先士卒打出感情牌,试图跟这唯一的一条线索打好关系,不但未果,还被对方一顿嫌弃。为了挽尊,他一脸别扭地宣称讨好女人根本就是浪费时间,遂放弃。

行动队最高指挥克劳泽亲自出马,凭借32岁的实际年龄、20岁的英俊相貌,再加高超的谈判手段以及洞察人心的优秀技巧——终于成功收获了薇妮莎的飞吻、白眼和几句“你有糖吗?小蛋糕也行”。此三者随机出现,毫无规律可言,且对于查案没有一点儿帮助。

哦,软弱啊,这回你的名字还真不是女人。

调查陷入僵局,这个顾问手法利落安排周密,一点多余信息都没留下。此时距离资料库被洗劫一空已经过去五天,手持联邦最高机密的A等通缉犯毫无动静,既没有要密谋造反也没有搞恐怖袭击,甚至连打个电话过来要求换取金钱利益的意思都没有。

这、个、疯、子、到、底、要、干、嘛?

偌大的联邦人人自危,茶仙差不多四十个小时没合眼,喝掉了十五壶茶。

所以当一个电话直接打进他住所的时候,他就坐在桌边倒第十六壶,把手搁在电话筒上,数满三声响才接起来,心里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清楚得不得了。

“喂。好玩不?我的悬赏金是不是要高一个数量级了啊?”顾问在那边低低地笑,说不清是满足感还是恶趣味,活像某种病毒似的沿着电话线阴森森地传递到这头,大半夜听着有点吓人,但本质上并不值得畏惧——没什么大不了的,那只是疯狂而已。

“交出资料的要求?哈哈哈,看你说的,我又不是绑匪。我有什么要求,你自己还不是心知肚明吗。”

听着这调戏良家妇女似的口吻,站在旁边的时侍都能把事情猜出来七八分了,当即决定做一组俯卧撑加高抬腿冷静一下。

茶仙搁下壶,无声叹了口气:“可以。我出来见你。”

这怎么退休生活比战时还更心累呢?!】

好了好了我尽力了啊!求你们高抬贵手吧!

这种有毒的问卷我能脑补成这个样子真的已经是尽力而为了,OOC之处和逻辑不合理的地方咱们就放过吧好吗,我居然在一份贵乱五十题问卷里试图写一篇正经同人文,怕不是脑子有坑。

反正就这样了!

时侍回家了!枪匠复职了!薇妮莎何去何从我也管不了了!咱们能不能赶紧换到下一题啊我的天哪我实在是受不了这道题了!啊!啊啊啊啊啊!

27.1  并且4和2有没有可能在一起呢?

月妖薇妮莎有没有可能在一起?

有啊,挺好啊,不要管天一了嘛~你们谈呗!我支持啊!

27.2  并且4和8有没有可能在一起呢?

薇妮莎有没有可能跟时侍在一起……

不可能。下辈子也不可能,别想了。

28.1  如果7和3是原著作者的王道,你能接受吗?

如果魔医和血枭是原著官配啊,没问题,我接受,DPS配奶天经地义啊!希望他们在夏威夷过上幸福快乐的和♂谐生活。

28.2  如果14和6是原著作者的王道,你能接受吗?

……顾问和赌蛇官配……吗?这我还真不能接受……这可怎么配啊……

被赌蛇搀扶着走出钢铁戒律大楼的顾问内心OS:卧槽,救人就救人呗,他怎么摸我腰?啊不行,失血过多实在没力气了,算了算了无所谓了,靠他身上好了。

——这样?

除此之外我真的想不到别的玩儿法了啊!

29.1  10和4一直是很幸福的一对,如果他们分开了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

枪匠和薇妮莎一直是很幸福的一对,如果他们分开了………………

我觉得是顾问的怨念强大到了透过次元壁直接把真理之线架在我脖子上的地步,并面带微笑地要求我停止答这份问卷……这样的原因吧……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这样吧,为了那个宇宙里第四聪明的大脑不要记恨我,我决定,如果之后题目里再出现枪匠和薇妮莎的cp互动,我就换角色来答。

29.2  20和8一直是很幸福的一对,如果他们分开了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

暗水和时侍一直是很幸福的一……幸福你妈啊!!!

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题设的话,那我觉得他们分开了应该是因为宇宙大意志实在看不下去这个OOC程度,于是天降正义把他俩分开了!就算这可都比他俩幸福生活在一起要更靠谱诶好不好!

30.1  8妒忌9是为了谁?这个人和3可能是美满的一对吗?(如果答案是3,请自行转换成4)

时侍妒忌神钥是为了谁?他不妒忌神钥啊……不是……这没理由啊……诶!等等!原著里神钥不是后来开了个修钟表的店嘛!

那我知道为什么了!

【时侍实在是受不了长缨每次跟他一吵完架就偷偷把家里所有的钟和表全都调快一小时的恶劣行径了。在他第八次提早一小时冲进空无一人的会议室、一回头就迎上茶仙温和且无声的目光询问时,他对于神钥这种生活在钟表堆成的小山里、绝对不会弄错时间的人感到一股由衷的艳羡之情。

茶仙(目光,看过来):“来这么早?又是刚刚跟爱丽丝吵完架?”
时侍(目光,瞪回去):“……总统阁下,请你给我少问这些浪费时间的无聊问题!开你的会去!”】

啊……所以这算是为了谁呢……?为了长缨,还是为了他自己啊?

反正不管是谁,跟血枭都不可能是美满的一对的!别想了!

30.2  14妒忌18是为了谁?这个人和6可能是美满的一对吗?(如果答案是6,请自行转换成8)

顾问妒忌纸侠是为了谁?

……什么玩意儿?

顾问:“我是妒忌他能被血枭毁容呢,还是能被血枭打死?”

这题真的没有答案,我想不出他会“妒忌”一个人,更不要说是纸侠了……讲真纸侠够惨了好不好!他生活中有什么值得任何人“妒忌”的东西吗?整个儿一悲剧英雄!比悲惨世界还悲惨啊!

——————————————TBC———————————————

评论(1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