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毒名为东方梦

世间多伤恸,君苦我亦然。

贵圈真乱五十题(魔改版)之祸害贩罪全宇宙(二)

前文链接:
贵圈真乱五十题(魔改版)之祸害贩罪全宇宙(一)
链接我发在评论里。

1左道 2月妖 3血枭 4薇妮莎 5天一 6赌蛇 7魔医 8时侍 9神钥 10枪匠 12茶仙 14顾问 16术士 18纸侠 20暗水

那么接下来,各位勇士们,开始今天全新的征程吧!
请听题:

11.1  如果2和4要送一件礼物给1,你觉得分别是什么?

月妖和薇妮莎都要送礼物给左道,这是左道办了什么好事儿啊?哦!有了!

【《逆十字》首场新书签售会上,一位戴口罩墨镜、穿绒毛兜帽羽绒服的神秘女子抱着书排队,直排到左道面前,她把书往桌上一摊,弯下腰去,翻开扉页等着左道签名,看起来就跟普通读者粉丝没什么差别。

只有左大作家自己清楚,一缕棕色长发犹如灵活的小蛇,从羽绒底下钻出来、钻出来,抵在他的颈动脉上,这不足半米的距离足以让他嗅到死亡的味道。

毋庸置疑,死亡是咖啡味儿的。

“……等等等等……伏月女侠饶命……小的知错了……这不都是因为你们二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实在找不到,小的这才……”

另有一身材火辣叼着棒棒糖的红发女子毫无掩饰直接进门,照着左大仙身上“啪”就是一巴掌,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你的命现在可在我手里了啊,番外给我好、好、写”,就扬长而去。

哦,死亡也是番茄汁混着糖味儿的。

今天的著名作家左大仙也活得顺风顺水呢~】

就这样~

11.2  如果4和8要送一件礼物给2,你觉得分别是什么?

薇妮莎和时侍要给月妖送礼物啊,薇妮莎比较简单,看月妖喜欢什么吧,女人的东西,比如高跟鞋束发带香水口红LV包,随便啦;而时侍要送礼物嘛……

时侍说,我不要。难道我时间很多吗?

回答完毕。

12.1  以3、6、7、9为主角写一部8点档家庭伦理剧大纲

血枭,赌蛇,魔医,神钥。

啊,太好了。

那我开始写了?

【当切弗·奇里奥斯第一次踏进书店破旧的玻璃门时,所有人都在等他了。那些……他所不在意的人们,负面情绪的生产机器,暂时活着的试验品,一言不合随时撕碎也无所谓的路人甲乙丙……好奇怪,他们为什么都站在这儿等呢?

然后切弗意识到自己并不是“踏进”了书店门,而是从一片混沌无垠的所谓“噩梦”中刚刚清醒,身子底下是无菌实验舱。他的肢体健全,神智冷静,能力非但没有受损反而有增长的迹象,无穷尽的力量就堆积在血脉里,叫嚣着要拧断十几个倒霉的脖子好好发泄一番。

但他完全用不出来。

这是……怎么个情况?

许多眼睛都盯在他身上,其中有一双是这股束缚的来源。血枭当然认得出那是谁,才刚把他从地狱岛里给捞出来,他就反过头来锁住了自己的能力。

没什么好说的,除了一声冷笑。

“你,给我解开。”

神钥摇头,面无表情地渐渐退后。

“哦,你能醒真是太好了,这种治疗方法原本希望渺茫……”打圆场的人总是有眼力见的那几位,英伦老绅士掏出手绢擦擦汗,就主动走上前来,一双青筋凸出的粗糙老手捏起针管斜着拍拍,不抖也不颤,“……再打一针镇定剂保险点。”

慢慢收回骇人目光,血枭举起胳膊递给他。

指尖触碰肌肤的瞬间,没人发现有个沉默的身影如鬼魅般消失在门口,面色阴郁地沉潜回那只属于他的黑暗。】

好了好了,魔医神钥赌蛇争着爱血枭!神钥是冤家对头型,魔医是体贴人妻型,赌蛇是闷骚吃醋型,这他妈够家庭伦理言情剧了吧!简直是恋与逆十字。哦天哪,别再让我一本正经地编这种鬼玩意儿了好不好!

12.2  以6、12、14、18为主角写一部8点档家庭伦理剧大纲

啊……我忘了还有一题……还得继续编……

好的,这次的主角团队更加劲爆一些。

赌蛇,茶仙,顾问,纸侠。

我开始喽~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抛弃过去、改姓更名为海先生的纸侠,感觉过往一段经历犹如梦境,荒唐可笑,乃至毫无意义。

So does 赌蛇。

——同样已经抛弃过去、改姓更名为汤姆·里德尔……哦,对不起……我是说,改姓更名为汤姆·斯托尔的赌蛇。

他们一者怀疑自己曾经用命追随的七皇子究竟是个什么狡诈人物,一者则怀疑轻信了顾问天花乱坠的许诺,最终借助逆十字达到所谓的光明盛世是否只是一场骗局。

最痛苦的不是无人可信,而是自以为可以相信的过去、那些曾经熟悉而又已然趋于遥远的面庞,一点点粉碎成清晰可辨的烟粉与假面。

信仰崩塌足以摧垮一个人。

他们不知道真相,他们被权力抛弃了。

唯一可以听闻的消息就是这条:

《疑似丑闻!开国总统克劳泽·维克斯托克住处惊现著名网络罪犯“顾问”,身披浴袍神色自若》

尽管天各一方,到底明月同圆。

纸侠有点想撕脸,赌蛇有点想跳楼。

而顾问此时此刻正一边喝着番茄汁一边将总统府的安保系统大加嘲讽,顺便恬不知耻地伸手勾住半边儿沙发凑过去,索求一个茶香四溢的吻。】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好意思,这一题答得太失败了,简直越写越严肃啊哈哈哈哈哈!是这样的,我需要解释一件事儿哈,尽管这个问答卷整体非常胡说八道、万分荒诞不经,但有一对cp我是真的吃。

这个cp说出来,乍一听,也挺像是恶搞拉郎的,但事实不是这样,我是诚恳地在吃这一对儿,会写情感分析,写双方人物特色剖析,写日常相处,写HE和BE,甚至写车产粮。

茶仙,顾问,茶顾茶,无差互攻。

我真的这么吃cp,并打算在这整个问答卷当中一切可以用来夹带私货的地方都把他们二位夹带一下。

而且,如果你先别急着否定这对cp的合理性,而是愿意看看我写的那些东西的话(我指的不是这份沙雕问卷,而是我写下的正经同人文和正经戏),或许也会发现,这对儿不是不可能,也不是那么天雷滚滚食之无味——甚至可能尝出一点回甘悠久的香味儿来。

就像茶一样哦。

好啦我不趁机卖安利了,继续答题!

13.1  给10和4的孩子取个名字

啊……?啥……我隐约记得在上一篇这个神经病问卷里,枪匠看到过薇妮莎在湖边沐浴……这一篇里就生了啊?!这他妈进度也太快了点儿吧!
(来自一个顾问皮的怒吼)

好,起名字是吧?

起就起!

孩子就叫:等着被顾问布个局坑死夫斯基·罗尔·巴蒙德

13.2  给20和8的孩子取个名字

给暗水和时侍的孩子起……卧!槽!想想就觉得很可怕啊!啊啊啊!!!

不!我不起!你杀了我吧!

长缨的光丝带已经蠢蠢欲动.jpg

14.1  1与8是很搭的一对么?或者你更喜欢1和3?

左道跟时侍……真是神他妈很搭呢!左道跟血枭就很好了嘛~血左非常好吃的。

14.2  2与16是很搭的一对么?或者你更喜欢2和6?

月妖和术士?月妖和赌蛇?不,我都不喜欢,也都不搭,老板娘这个人设戏路略窄,要么吃原著官配,要么吃一发百合大法好。没办法嘛,月妖本来就有点像是为了天一而特意设计出来的附庸角色,扁平化倾向还蛮严重的,脱离天一去跟别的男性角色走感情线实在是不太合适。

15.1  如果6当着9的面向2求婚,你觉得9和2各自的反应是什么?

哦,赌蛇当着神钥的面向月妖求婚啊……

神钥:?
月妖:???

神钥可能还没那么惊讶,月妖估计就当场石化了吧,能控制住自己不要能力大暴走变成一个青面獠牙的杀人狂魔就不错了。

15.2  如果12当着18的面向4求婚,你觉得18和4各自的反应是什么?

好极了,茶仙当着纸侠的面向薇妮莎求婚是吧……真是世纪新闻……

不是,咱们先别管这个题了,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件事儿啊!为什么,在我这个问答卷里,顾问就总是那么惨呢???

啊???

我好歹也是披个顾问皮的人吧,怎么在自己写的问答卷这么凄惨的!

好吧,总之,茶仙当着纸侠的面向薇妮莎求婚了。

纸侠瞠目结舌地劝慰自己一定是被血枭打得受伤过重以至于产生了幻觉,就去捞一捧冷水洗把脸,顺便变成湿巾纸侠。

而薇妮莎呢,稍微懵了两秒钟,心里暗暗想着这个人虽然长得是真心帅到家了,但是表白技术也是真心烂到家了,然后慢慢缓过神来,“噗”一声吹破一个嫩粉红色泡泡糖:“……虽然我完全不理解你在想什么,但是……你这是又被顾问下了什么套给坑了吧?”

16.1  8与4为了5比武,5希望谁赢?

时侍和薇妮莎比武,为了天一。

莫名其妙……

这不是天一希望谁赢的问题呀,薇妮莎肯定打不过时侍嘛,而且天一也并没有这种奇怪的希望啊……跟他有什么鬼关系啦!

16.2  16与8为了10比武,10希望谁赢?

术士和时侍为了枪匠比武……

这同样不是枪匠胡乱希望希望就能逆转的实力差距诶。

时侍,double kill!

17.1  你觉得10最想死在谁的怀抱里?

枪匠最想死在谁的怀里……怎么说呢……我觉得是他爷爷,哪怕是死前的走马灯也好。

17.2  你觉得20最想死在谁的怀抱里?

同样的问题,如果是暗水的话……他没有感情,应该无法理解“死在别人怀抱里”背后隐含的温情内意,但我想他会希望死在自己族人的身边,因为这样就意味着暗水族还能继续繁衍下去,一切都没有陷入最后的僵局。

……哎呀,怎么搞的!这道题一出,气氛瞬间虐心了起来啊!

18.1  当5抱着2说”抱我,我冷”,7会有什么反应?

天一抱着月妖涎皮赖脸地要抱抱啊,这很正常啊,魔医看到了也只当做没看到,估计摇摇头就过去了,心里可能觉得他们大庭广众亲热实在有伤风化。

18.2  当10抱着4说”抱我,我冷”,14会有什么反应?

哎呀!这道题!这道题!大家仔细看了啊!敲锣打鼓!

当枪匠抱着薇妮莎说“抱我,我冷”的时候,顾问会有什么反应?

多好的题目啊!好就好在它好nijfoiahfivjwiwjqfamwjksjaabalvjo……!

WHAT
THE
FUCK

啊……算了……深呼吸一下……不生气,不生气,气出病来没人替……好好答题了。

顾问是越火大越冷静的那种人,三两秒之间脑子里已经思考了七八种杀人于无形的阴狠毒计,嘴上会在类似于“粪坑暖和,我给你指条路?”这种屎尿梗、或是“所以你就要用欲火焚身的方式暖和一下是吧?”这种荤腥梗、亦或是“那请问你在西伯利亚平原上生活的时候一般都抱什么母的动物来取暖?”这种不带脏字的人身攻击当中选择某一个策略,脱口就骂出来了。

不是……这个问答卷怎么回事儿……为什么对顾问这么不友好啊!对顾薇官配也超级不友好啊喂!这才二十题都不到,遇见几次ntr了?!啊?!

19.1  如果1对7说:”这是我一生一世的请求。”你觉得请求的内容是什么?

左道会用这么严肃的语气请求魔医什么呢?

他的《逆十字》出版上市之后,如果被逆十字原班人马找上门来一顿暴揍往死里整,求求医生看在往日的情分上,看在医者仁心宽厚为怀的职业道德上,千万要记得想想办法救他一命——这样?

19.2  如果2对14说:”这是我一生一世的请求。”你觉得请求的内容是什么?

那么月妖又会用这么严肃的语气请求顾问什么呢?

其实按照老板娘那个性格吧,说出“请求”这个词的时候就已经OOC到我没眼看的地步了,还一副日式动漫腔的口气说什么“一生一世的请求”……怕不是在梦游,请求的内容可能是跟他说,如果他找到了弄死天一的方法一定要分享出来。

20.1  8、9、10争夺4,9胜了,8、10、4各会说些什么?

时侍,神钥,枪匠争夺薇妮莎,神钥赢了,时侍、枪匠和薇妮莎会各自说些什么?

呃……等等等等……这道题的剧情有些复杂,我们先来梳理一下。

首先,时侍为什么会跟这帮人混在一起呢?他们没有任何一段重叠的时间线,就算是时侍长缨被俘于逆十字的部分,也与薇妮莎无关。

其次,为什么大家都要争夺薇妮莎呢……顾问这是死得早是吗……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赢了的意思是……恋爱了?上床了?结婚了?还是啥?

所以综合以上各项分析我决定跳题保平安。

时侍:在你用这种无聊问题占用我压腿的时间时,我本应该一边健身一边听弗朗西斯汇报本月的工作总结报告,现在你已经在我办公室毫无意义地浪费了彼此各一分钟三十七秒,请你在三秒之内离开这里,或者我用我的方式让你出去——带上门!

神钥:??????

枪匠:不是……这什么情况啊?干什么啊?我完全被弄糊涂了。

薇妮莎:某人麻烦你求婚求得坦率诚恳一点,婚戒都给我看了,还非说只是戴上随便演场戏而已……让你认一次栽就这么难吗?快点了啊!

20.2  16、18、20争夺8,18胜了,16、20、8各会说些什么?

嗯……术士,纸侠,暗水争夺时侍,纸侠赢了,大家各自会说些什么?

我觉得这没啥好争夺的啊,时侍当然帮助纸侠一起剿灭逆十字叛党,就术士那个战斗力,他俩要是有心杀人,估计遗言都留不下来;而暗水要么是被打成一滩暗水,渗进下水道里去,要么就是要传达“来自传述者的信息”,说完就跑掉了;至于时侍……他什么都不说,他已经快要因为耽搁了这么多“毫无价值挥霍出去的宝贵时间”而气得发火了,他才没空多说话呢。

顺带一提,您的好友长缨觉得本题很赞。

呵呵呵。

————————————TBC————————————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