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毒名为东方梦

世间多伤恸,君苦我亦然。

贵圈真乱五十题(魔改版)之祸害贩罪全宇宙(一)

hello~大家好。

我这次冒出头来居然不是为了转发三渣书友的相关推送和购书福利,有没有很惊讶?

我、是、真、的、想、要、自、己、来、写、一、个、沙、雕、集、合。

然而我为什么要写这样的东西啊啊啊啊啊啊——!

不管为什么吧,反正这个东西——贵圈真乱五十题(魔改版)之祸害贩罪全宇宙——我是已经写出来了,在这种题目之下极力试图避免全员OOC真是好艰难呢!

Red Warning:请做好食用后产生极度不适的心理准备再往下翻。

注意!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

贵圈真乱五十题(魔改版)之祸害贩罪全宇宙

1左道 2月妖 3血枭 4薇妮莎 5天一 6赌蛇 7魔医 8时侍 9神钥 10枪匠 12茶仙 14顾问 16术士 18纸侠 20暗水
(有关这些人是怎么挑出来的,又是怎么排序的,以及11、13、15、17和19去哪里了这些问题,我会在稍后统一解释)

现在,到了见证奇迹的时刻!请听题:

1.1 如果7对3告白,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魔医告白血枭。啊太好了,谢天谢地,开门红,这一对儿还比较正常。

魔医会整理好自己的西装拐杖领结,以很正式的状态端一杯(插着小阳伞的)饮料递给血枭,绅士礼节性地微微躬身,很认真地对他说:“你的病,我会一直治下去。在治好之前不会放弃,也不会离开。”

1.2  如果14告白6,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顾问告白赌蛇是吗?

很有挑战性嘛……

顾问:“老板给的那书你不是看过了么,书店也见识过了,我们的诚意已经足够清楚了,你又不傻,入不入伙赶紧给句话。”(bu)

……这样敷衍的答题似乎不太好,那我好好答吧。

顾问:“从我找借口把你支出书店来的时候你就意识到了吧?对,我确实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讲:我们的老板,天一,是杀不死的。不信等会儿你回去试试,一枪爆头干脆利落就行。哈?万一真杀死了?那更好啊,死了算我的,我给你记一功。”

2.1  9和6是一对,5爱上了6,就算失败也要告白,5会对6说什么?

神钥和赌蛇是一对,天一爱上了赌蛇,他会怎么告白?

今天这个签运好奇怪啊……怎么谁都要表白赌蛇……而且我觉得这题跟上一题顾问的表白赌蛇似乎连起来组成了一段完整的蜜汁剧情呢……

天一:“啊……其实我的意思跟你俩在一起的现状也不冲突啊?”

很难想象天一爱上谁的,何况是赌蛇,何况又是一个跟神钥在一起的赌蛇……

坦白讲,我觉得天一会在“翻出神钥黑历史来逼到他活不下去”,和“自己一个人习惯了几万年的孤独再多忍一忍也没什么不可以”这两个选项之间稍微反复横跳一下,然后立刻选了后者。

于是没有告白,他还是要一个人过下去。

2.2  18和12是一对,10爱上了12,就算失败也要告白,10会对12说什么?

很好,纸侠和茶仙是一对,枪匠爱上了茶仙,还要告白……

卧槽枪匠长本事了啊!一个皇家科学院装不下你了啊!打起总统的主意来了啊!这个神一般的OOC程度已经超出了我胡编乱造能力的极限阈值……

好吧,好吧,深呼吸,让我们假装这一切真的这样发生了。

那么枪匠会瞎编一个类似于“总统阁下你过来一下,我这儿有个很重要的秘密武器单独拿给你看”之类的超烂借口,等茶仙一头雾水内心警觉地跟他过去之后,可能会听他结结巴巴地说什么“自从打完仗之后,奈斯警官已经失踪好久了,我感觉他不会回来了……呃……我是说……”诸如此类的废话,然后枪匠还没把话说明白呢就被茶仙听懂了,再以国事繁忙不能久留之类的借口客气婉拒。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这种不走脑子的神他妈拉郎是没结果的!!!

3.1  如果4在河边洗澡,正好被10撞见,两个人会有什么反应?

薇妮莎在河边洗澡,被枪匠撞见啊……可以,这下热闹了。

咱们先不追究为什么这姑娘要在河边洗澡了吧,可能是跟顾问吵架了并且没吵赢(废话,那当然吵不赢),出来散心,至于枪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嗨,路痴嘛,出现在哪里都不奇怪的。

于是薇妮莎当机立断跳进水里去,强级的能力瞬间聚力,声音很不自然地拔高着:“你你你你干什么!转过去!”

枪匠惊慌失措举起双手以示清白:“……我我我我迷路了我不是故意的!呃……那个……你知道从这儿回书店怎么走吗……”

“迷路了就打电话回去叫那个姓顾的来接你!问我干什么!”

3.2  如果8在河边洗澡,正好被20撞见,两个人会有什么反应?

时侍洗澡,暗水撞见啊,那没什么反应吧。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时侍瞬间从一边搓澡一边深蹲起的姿势停下来,张开力场准备战斗防御,然而暗水只是默默地走了过去,并且在心里暗自疑惑为什么一个号称很在乎时间的人,不选择在浴室洗澡,却要选择跑到户外来冒风险?人类真难懂。

可能等暗水走之后,远处的长缨一边解胸罩搭扣一边tangtangtang地踩着水就下来了:“乔瑟夫?你今天比我洗得还慢?……出什么事儿了?”

——这就是理由吧。

4.1  你能接受2对4说“今晚,留下……”吗?在什么情况下?

月妖对薇妮莎说这话啊,我完全能接受啊,就薇妮莎被强留在逆十字这一段儿时间线呗,就顾问和顾绫跑到火车上去演戏的那一段儿呗,开展闺蜜谈的好时机啊!

薇妮莎:“哎,伏月……或者是不是应该叫你月妖?我有点事情想问问你。”

月妖:“哦,虽然我一点也不熟悉那个顾问,但我也不想走出去这间屋去听天一那些莫名其妙的烦人玩笑了。所以你要问就问,今晚留下陪我一块儿最好。”

4.2  你能接受4对8说“今晚,留下……”吗?在什么情况下?

哦,薇妮莎对时侍说“今晚,留下”是吧……

不好意思,作为一个在贩罪剧组语C圈里既披顾问又披长缨的戏员,遇到这种情况——我!选!择!拒!绝!

跳题!哼╭(╯^╰)╮

5.1  如果5半夜徘徊在1的房门外,你觉得他想干什么?

天一半夜在左道门口晃荡啊,那我觉得他没什么事情,就是坐久了腿麻,拍拍小腿肚子站起来,满书店地瞎转悠两圈儿。

他要是真有什么事直接就把左道提溜过来了,没必要犹豫的。

5.2  如果10半夜徘徊在2的房门外,你觉得他想干什么?

枪匠徘徊在月妖房门口想干什么啊……他可能是想找到回他自己房间的路。

6.1  3/6的配对你接受吗?如果9是第三者,你希望他喜欢的是谁?

血枭和赌蛇的配对啊,我接受,没问题。如果神钥是第三者的话……那还是让他喜欢血枭吧,血枭和神钥我也吃的。

6.2  6/12的配对你接受吗?如果18是第三者,你希望他喜欢的是谁?

赌蛇和茶仙的配对……?然后纸侠是第三者?

今天真的签运诡异,赌蛇都快跟贩罪剧组一半成员拉过郎了……

不过这个组合还挺有意思的,赌蛇是我第一遍到第二遍读《贩罪》时最喜欢的角色,茶仙是我第三第四第五遍读时才慢慢喜欢上的角色,并且一喜欢就喜欢得很真爱粉……所以这个组合应该叫做“东方梦喜欢的角色双雄组”?

纸侠如果要爱上其中一个的话,那还是茶仙吧。

他说他不想跟背后印着那四个字(“王权无上”)的人一起,结果茶仙以HL探员身份出场的第一页里就说了,他身上的披风背后并没有印着这四个字。完美的伏笔,完美的收笔。

何况纸侠连“我认为克劳泽·维克斯托克才是值得托付的人”这种话都说出来过了,为他麾下驱使征战,一直到底。

这一对儿我不是吃cp向的,但确实很有意思,值得深究一下。

7.1  如果7和8酒后乱性,你觉得谁是攻?

魔医时侍酒后乱性……你们喝的是醉爵提供的假酒吧???

啊???

为什么时侍会跟魔医一起喝酒啊!不是,为什么时侍会去喝酒啊!我说长缨你倒是快来管管他啊!

而且吧,这事儿还真不太好分攻受,时侍武力值绝对高,但是架不住魔医手里有药啊……谁攻谁受,毫厘之变,不可猜,不可猜。

7.2  如果14和16酒后乱性,你觉得谁是攻?

哦,顾问和术士…………………………。

顾问!你他妈一个不抽烟不喝酒每天睡够七小时而且还注意身体锻炼的健康小卫士,居然跑去跟别人酒后乱性?!这得OOC到什么地步啊我的天!!!

好……好……好……深呼吸,冷静一下。

我们就假装这件事确实发生了吧。

那我觉得他俩喝多了之后会一人编一套程序,各自操纵一个高达之类的大型机器人打一架。最后世界前二十的黑客惜败于世界第一的黑客之手,术士攻。

……诶?等等,等等。

不对啊……顾问就算是喝多了也不可能老老实实编一套程序去跟人比赛的,他肯定有花式调戏对手的诡怪主意,术士又老实,八成得被他坑……

唉,这一对儿也是莫名其妙,伯仲难分。

8.1  如果1与10的孩子是5,是一个同人,你认为题目是什么?

左道和枪匠的孩子是天一……

枪匠视角:《皇家科学院的人都问我为什么管儿子叫老板》
左道视角:《我躲儿子躲到天涯海角的那些年》
合起来:《心路历程独家揭秘:从喜当爹到喜当打工仔》

然而……谁家的同人能特么这么写啊!是不是茶咖喝多了脑子被某种下水道阻塞物给堵住了啊!!!你们谁有胆子倒是写一个让我看看啊喂!!!

8.2  如果2与20的孩子是10,是一个同人,你认为题目是什么?

月妖与暗水生出了枪匠……

月妖视角:《天一你就是个杀千刀的王八蛋老娘不削死你不姓伏》
暗水视角:《论跨种族杂交育种的基因突变概率实验报告》
合起来:《致查尔斯·罗尔先生:你干娘变成了你亲娘,但你爸爸永远都是你爸爸》

9.1  如果要3暗杀9,你觉得原因是什么?

血枭暗杀神钥,那可能是他意识到了神钥是天一用来牵制他、锁住他的特殊棋子,不满于这种制约,想先下手把神钥给搞死了事吧。不过血枭不会暗杀的,顶多是突然出手背后偷袭的那种。

9.2  如果要6暗杀18,你觉得原因是什么?

赌蛇要暗杀纸侠啊,这很合理了,可能是天一或者顾问俩人下盲棋的时候一合计,觉得他晃来晃去整天找血枭打打打打打,看着烦人,叫赌蛇把他解决了好了。

或者还有个更合理的解释,防止纸侠陪同时侍来押送神雾,这样劫神雾的计划变数略大,既然枪匠已经负责了在劫神雾当天开枪狙击一名天卫,赌蛇的任务就是暗杀纸侠分散人群注意力——然而那天纸侠并没有同行,所以这个为了保险而设定的防御措施也没有用上,也正因此,赌蛇在那场战斗和那段剧情中的出场才显得作用寥寥。

哇,真是越说越合理了诶!大家是不是都快要相信了呢!

10.1  8被3强XO了,第二天上午醒来两人的第一句话?

嚯……时侍被血枭强上了啊?我觉得那他八成就醒不来了,醒来也不具备完整说出一句话的能力了。

血枭可能活动活动筋骨,各种关节咔吧咔吧响了几声,挺满足似的伸个大懒腰,把身上的血胡乱擦擦,笑着对他说:“你的情绪真丰盛啊,简直是饕餮盛宴。”

10.2  16被6强XO了,第二天上午醒来两人的第一句话?

术士被赌蛇强上……

哦,术士醒来第一件事可能是在电脑上打字:“这一段拍完了吧?拍电影原来这么难啊XD”

赌蛇点点头:“嗯。抱歉,临时找你来客串这种角色,剩下的事我的经纪人会跟你接洽。”

————————————TBC———————————————

今天先这样吧,我的脑子在爆炸,我的三观在颤抖……

一共五十题,这才刚刚十题,那……大家还想看第二期吗?

诶嘿嘿~不管你想看不想看吧,反正我还挺想写下去的!

———————————TBC&C—————————————

最后解答一下开头提出的那些疑问,这些角色并不是我随便瞎挑出来的,而是有一套科学又有趣的“选拔”方法。

我在名人朋友圈有一张顾问皮,列表里储存了将近两百个贩罪剧组成员,在选定这篇问答题的“幸运参与者”时,我点开了这张顾问皮的好友列表,从下往上倒着翻,遇到的第一个贩罪剧组角色就是1号,第二个就是2号,重复角色直接跳过。这样绝对保证公平性了,毕竟我自己也实在记不住这两百人分别都在列表上的什么位置啊!

以及,为什么没有11、13、15、17和19,其实是这样的,本来这个游戏只有10个参与名额,但当我按照上述方法填完十人之后,发现缺少了茶仙顾问这种在原著中非常重要的角色,本着对茶仙的一腔真诚挚爱、狂热憬仰和对顾问的满心幸灾乐祸、落井下石之情,我决定把这套问题魔改一下,除了回答原问题之外,还要把每个问题中的序号都乘以二,再答一遍,非得拉他们俩下水不可。

因此,在魔改之后,2,4,6,8,10这五个序号上的角色的中枪概率就翻了一倍,而11,13,15,17,19则是不会被提及的(因为奇数不可能由乘以二来得到嘛),是不是更加惊险刺激了呢~

所以,恭喜月妖、薇妮莎、赌蛇、时侍、枪匠的出镜概率翻倍,而没有获选的五位“不幸选手”也可以公布给大家,11、13、15、17、19,他们分别是:醉爵,镜脸,冥蝶,玩具元帅,和——魏省!

——————————TBC&C&C—————————————

看到这里为止,你可以来打我了。

评论(17)

热度(53)